女性“能”打斯诺克吗?听听埃文斯和吴安仪的答案

更新时间:2020-03-26 07:29点击:

女性“能”打斯诺克吗?“会”打斯诺克吗?一提到这两个问题,总能引起球迷之间激烈的观点碰撞。在此,我们的两位女子斯诺克领军者:12届女子世界冠军瑞安·埃文斯和中国香港名将吴安仪现身说法,与大家分享女性和斯诺克的那些事。

据统计,绝大多数女球员都是通过“家长领进门”的方式走进这项运动的,埃文斯和吴安仪也不例外:

埃文斯来自“斯诺克之家”,她的父母都是斯诺克好手,两个哥哥是能打出破百的业余球员,小时候的埃文斯作为哥哥们的“跟屁虫”四处围观比赛。在生命中的某个神奇时刻,仿佛上天注定一般,她自然而然地拿起了球杆,“斯诺克女皇”的运动生涯就此开启。

吴安仪则作为爸爸的“跟班”从小混迹球房。她的父亲是球房经理,于是她总是去球房等老爹下班带她吃东西。某天,未来的“四眼cue后”忽然被爸爸的比赛服帅到星星眼,她不由得开始遐想自己“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上一身帅气衬衫马甲”会是多么炫酷潇洒,然后就直截了当要求爸爸教她打球。

毫无疑问,斯诺克是一项极具难度的运动,不少人都被它对技术和心理的超高要求吓退。吴安仪坦言道,自己有太多次想放弃了。

“中国有句话叫三分钟热度嘛,我小时候就是这样的,但是我爸爸用食物作为奖励,引诱我练球……我打得好,他就请我吃好吃的,然后我就继续练了下去……”

“后 来,我在拿女子世界冠军之前的一段时间都很低迷,怎么练都没有用,于是我问教练,我这个人是不是天生不适合打台球,我的教练帮我摆正了心态。他让我不要把 每次犯错都当作世界末日,反而应该把错误当成学习的机会。他还说,只有真心喜欢、享受一件事,才能把它做好,打球的时候一定要开心。我听取了他的建议,之 后我就能打好了。”

除了家人和教练,吴安仪的同乡傅家俊也给了她不少的帮助:“傅家俊是我的偶像,我从小到大都觉得他好棒,后来我们成为了师兄妹,他一直都很照顾我。我们在香港的体育学院也一起练习过几次。现在虽然我们不常见面,他还是会经常给我发信息。他人很好,很有风度,很绅士。”

今年3月,女子世界第三瑞贝卡·肯娜因其性别被禁止进入英国某斯诺克俱乐部。当时她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现得十分愤慨,认为俱乐部此举太过荒谬,是赤裸裸的性别歧视。

然而这样的现象并不少见,“女皇”埃文斯在很多年前也曾被俱乐部拒之门外,理由是“他们不接待女人”,这也导致她无法参加当地联赛,因为很多当地联赛的比赛场地就是俱乐部。

“尽管这样的事情不再像之前那样频繁发生,但这个问题本身真的非常严重。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女子斯诺克至今落后男子那么多的主要原因。”埃文斯评论道:“就打球这件事情,对于女性来说并不是‘理所当然’的,很多女性认为进入球房就足够令她们害怕,因为里面的男人们会觉得你不应该出现在那里。”

这样的情形或许在中国的球房更加常见。“乌烟瘴气”“小混混集聚地”是大多数台球房给人的印象,然而这样的印象并不“刻板”,独自练球的女性经常被长时间地施以“注目礼”,言语上的调侃也不少见。

会打球的女性本来就不多,寻找“女球友”也不是容易事。更糟糕的是大多数热爱台球的女性根本没机会“感受”这些偏见,她们早在心理上就被“吓到”了。

“所以我们就需要证明我们必须进去练球,我们就是要打斯诺克。”埃文斯霸气回应。

“近年来,我一直在到处打比赛,也发现有越来越多优秀的女性拿起球杆,我认识很多亚洲女球员,她们都非常优秀,提升了这项运动的女子水准。”

“更多女性会因为女球员的精彩表现而对这项运动产生兴趣,并且参与进来。优秀的人会成为你的榜样,同时,你也会想在未来某天打败她们。就像人们崇拜奥沙利文、亨德利一样,这些女性也会拥有追随者。希望我们的女子球员能激发更多女性爱上斯诺克,尝试斯诺克。”

“我们也需要更多女子斯诺克的网络直播,因为我们之前的比赛真的有挺多人在看!更多人对女子斯诺克感兴趣就会吸引更多赞助商来支持女子比赛和直播,然后女球员会更努力地打球,支持者就会更多!”

众所周知,当谈起男女运动员差异时,女性的生理特征经常被作为“拉低水准”的原因,然而埃文斯并不认为台球运动存在这一问题:

“台球对体力要求并不高,比如它绝对不如橄榄球、拳击这样激烈。其实,你看我也战胜过男子职业球员,但我自己的缺点就是稳定性不够,战胜男子职业球员对我来说绝不是家常便饭。”

“这也就需要给女球员更多和男球员同台竞技的机会。一旦你和更优秀的球员比赛,不论男女,你都能直接获得向他们学习的机会。”

“在6红球世锦赛,我们和男球员同场竞技,这是很好的学习和练习机会,我希望以后在中国也能够有和男球员在大赛竞技的机会。”吴安仪补充道。